中福古玩城官方微博
聯系電話
021-63618578
你所在當前位置:中福古玩城 >> 新聞中心 >> 雅昌藝術網專訪徐文強:推動賞石收藏到更廣領域
雅昌藝術網專訪徐文強:推動賞石收藏到更廣領域
[ 發布時間:2014-05-16 10:56:59 | 作者: | 來源:雅昌藝術網 | 瀏覽:3456次 ]

    【導語】:在徐文強近42年的工作生涯中,一生工作其實只呆過兩個地方:前21年在上海飛機制造廠,后21年在中福地產置業。讀的是飛機制造相關專業,最終卻在房地產行業發展,工作之余最大的愛好就是收藏。

  從職業來看,他的性格可謂相當執著與堅定。然而他的執著也透露在他自身的收藏經歷中。身居中福集團總裁、中福古玩城、中福拍賣總經理、上海市觀賞石協會會長的他,更愿意把自己視為一名“奇石”收藏家。

  談及自己介入觀賞石收藏領域的過程,徐文強表示也是一種自然形成的過程:“我的收藏也很簡單,我們從七、八十年代開始涉足收藏,剛開始也沒有專業,其實就是在玩。并在玩的過程當中,接觸到了許多很好的東西。那個時候可以借鑒的書本知識很少,一切都得靠自己的悟性,不像現在玩東西都有一個圖錄、書冊可比較,那時全靠你的悟性。”

  “過去雅石的量很少,一般在整個廳堂里面就一件。這樣的狀態下要玩好它其實機會也少,但上海作為整個中國收藏品的集散地,在文物商店、友誼商店的柜臺或倉庫里也都能看到這樣一些東西,我接觸以后感覺雅石玩起來比較輕松。從我加入上海市盆景協會近四十年的歷史中,我一直從老前輩他們玩石頭的過程中潛移默化的、自然而然的從玩盆景、玩石頭一直走到玩古玩的這么一個過程。”

                      中流砥柱

“中流砥柱”——我的第一枚高價值奇石

    談及收藏的最大特點,徐文強覺得自己是特別能藏的住的一類:“我的收藏中的雅石、紫砂、現在都可以成為系列,這是因為我跟別人不同。我的收藏原則是:我判斷下來是最頂尖的東西我不輕易做買賣,我會把它保留下來,這就是我能走到今天成就收藏得最大特點。”

  “八十年代末,我那時候沒有什么錢,第一次在工人文化宮參加上海觀賞石展覽,原來花一兩千塊錢買來的一塊老石頭,被一個日本奇石收藏家中山流石看中,中介愿意出我一萬購買,這個價錢在當時就是一個萬元戶,但是我不賣,因為我喜歡。當時很多人說我傻,兩千不到收來一萬都不給他,放著萬元戶你不當,但好東西我輕易不賣,” 回憶起八十年代自己的“堅持”的收藏故事,徐文強現今依然歷歷在目。

  而這枚奇石最后被他親切的稱為“中流砥柱”:“這塊石頭到現在還在我家的廳堂中央放著,它見證了我的整個收藏過程。我見過那么多石頭到現在我還不能確定它是什么石種,那塊石頭很怪,它上面的經脈都是網狀的。有朋友說是天上掉下來的隕石,我比較贊同我朋友說的是隕石這個概念,第一它的經脈是突出來,并且突出來的經脈鋸不動;第二,隕石的晶粒六棱體的,它這經脈一個個很接近六棱體,這和我們所說的隕石也很相近;第三,我見過的奇石無數,但直到今天我還沒見到過類似的奇石,我也問了最早的收藏者,他也不知道產地在哪里,只知道從很小的時候起這塊石頭就在他家里供著了。此石還有一個特別:底下大概四公分左右厚的地方經脈很有規則的橫向延展,像有一個底座一樣,擺在地上直接就穩穩當當坐在那里,石頭不大,份量奇重,40公分左右的奇石,一個人若沒有準備,很難拿起來。這個石頭給我帶來運氣很好,所以我叫它中流砥柱。”

  “好的石頭任何時候擺在古玩圈里面,它不露;你擺在現代藝術品當中它也不很搶鏡頭;隨便什么時候,你將它擺在廳堂中廳里面也不感覺很唐突,就是一種天然藝術品的端莊,該有這么一個地位。”在徐文強眼中,他這樣形容石頭的美。

                  福祿吉祥

收藏是一種執著

  徐文強說,現在的收藏以投資為目的的居多,比較明顯帶有投資傾向,這和當年所追求的有一定的區別:“過去我們追求的是在某一個領域里,能收藏出自己的品位、能收藏到極致,從而歸納出自己的理論和想法,使人家通過跟我們的交流學到不同的知識,這種責任跟這種認識遠遠高于現在的這種收藏就是投資的心態。”

  “現在很多收藏者是以價格走勢決定他的收藏;我們那時候就是純粹的喜歡,下個月工資還不知道在哪里,這個東西我認為好就買下來。接下來寧可吃最簡單的,也要想把好東西留下來。當然,說實在的那時候也沒有市場,也沒有可賣掉的地方。”

  徐文強說,在“收”這方面,他用執著打動過很多老先生:“那些老先生在最困難的時候,他們有殷實的家底但沒有現金,我可以把平時省下來的錢與他們換珍品,但是決不討價還價,也從來不向第三人說起,這也是我做人的一種原則,所以很多人最好的收藏品給了我還是很認可我。不像有些人,別人最好的東西給了你以后恨你一輩子,因為你用坑蒙拐騙的方法得到了它。”

               扇形“玲瓏石”組合

而“藏”這方面,他一樣也很執著:“我收到好的東西一定會用心去研究它,為什么好,好在哪里,一旦認同輕易不賣,除非真的是碰到情況。”

  “如過去收到過一個四條屏大理石云板,清朝的帶名家提款的52公分,加外邊框子做好堂堂正正一米多寬兩米多高大幅大理石板,這在當時很了不起。八十年代人家老先生給我的時候也是家里碰到問題,文革的時候他藏在屋頂里邊,把框子都敲掉了,那時候是八十年代,我剛結婚也沒幾年,那個時候買一套家具也就五六百,這組藏品要兩萬塊錢,我所有口袋都掏空了,親戚朋友們一起湊了很久才買下來。

  而這組收藏品被徐文強收藏了近十年:“九十年代中期,我朋友在新錦江對面開了上海第一家私人藝術品公司為了幫助朋友新店開張助興充門面,我把這組收藏品拿過去,最后被一個臺灣人買走了。這個對我影響很大,以后再也沒有見過這么大、這么好看的同類物件了。這種藏品是可遇不可求的,這個東西假如留到現在,究竟是什么價值也沒有人說的清楚,應該在千萬那是不成問題的。

                     春江水暖

“收藏要耐得住寂寞”

  作為一名奇石收藏家、又是古玩城兼拍賣公司的管理者,談及如何收藏時徐文強說,作為經營者,他會更多考慮綜合購物環境以及綜合性服務的提升,懂收藏的管理者帶來的最大好處是:知道怎樣去營造好環境;怎樣的經營者入駐會為市場帶來人氣和平穩;同時也能不為利益所動,嚴格把好誠信關。中福古玩城7年多來沒有一件工商投訴,得益于懂行人的把關,沒有似是而非的商家。

  “而對于收藏,徐文強有自己的獨特見解:不要認為今天收,明天賣就叫收藏,收藏家一定要耐得住寂寞,一樣東西至少要玩上十年,一定要執著研究這一領域的相關知識,多與高人交流,敢于自我否定,沒有這樣一點功底和自知之明,哪怕現在資訊這么發達,也成為不了大家。”

  “在我的收藏歷程中,只要是工藝性好的,有藝術內涵的、有卓越美感的東西,我都會收藏。這種收藏我一直認為我只是一個愛好者,它對我提供的是知識面的寬度和廣度,我也有非常不錯的東西,但我絕不標榜自己是個收藏家。但是對于石頭,我可以很自豪的講,我就是一個收藏家。”

                   風雨雕玲瓏

徐文強說,收藏石頭的過程,其實也是將天然藝術品賦予生命重生的一種過程:“因為石頭是天然藝術品,它不可以采用任何一點人為雕琢,這樣你要形成自己的收藏風格其實很難。但是石頭可以用配座來創作,可以用命題、注解鋪墊,為石頭賦予生命。由于我能做到觸類旁通,又有寬廣的知識面,并且可以用我的設計能力指導自己的工人進行底座創作,所以我能自豪的說,我的賞石作品形成了自己的風格。”

  “每個人的成長經歷不同,所接觸藝術類別不同,接受能力不同,你發現賞石的眼光也會不同,對賞石的創作理解水平也會不同。當代中國對于賞石的認知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人們普遍把賞析觀賞石說成是發現藝術,不認同賞石作品可以創作;第二階段:人們認同對于賞石這樣的發現藝術作品可以用創作來形容配座;第三階段:人們進一步認為賞石藝術的創作也有高低之分,其文化內涵體現在賞石者對其它藝術的認識程度,賞石藝術創作可以改變賞石作品的品位。我們現在正處在這么一個大好時期。日本在五六十年代賞石也走過一個高峰,但現在日本的賞石收藏家大部分都在八十歲以上,他后繼無人已形成了斷層;但中國目前的現象比他們好一點,但是中國最大一個問題是,現在對收藏是以投資為目的的比較明顯。這樣就阻礙賞石收藏向深層次發展,畢竟這一個投資不像其他的東西,要自己先具備這樣一定的文化沉淀,有沉淀了以后才會有一種正確的判斷,才能夠具有收藏到好東西的基礎。”

                   中東對話

建立“賞石”的標準體系

  談及從古至今中國整個賞石的觀賞美學上的演變,徐文強表示:“過去我們觀賞的石頭是以碳酸鈣類為主,以靈璧石、太湖石為典型,要求玲瓏,倒掛,瘦、皺、漏、透、丑……,這是過去文人雅士的清高,以清秀為標準,這是過去的一種玩石的欣賞法。”

  而現今,中國觀賞石鑒評標準已出臺很久,面對賞石觀賞美學上的變化,剛剛連任上海市觀賞石協會會長的他,一直致力于推動中國觀賞石的審美標準體系的完善運用。現在的賞石標準是在前人的基礎上總結完善的,它包含了:形、質、色、紋、韻、配座、命名,甚至還加了皮,我也擔任了中國觀賞石協會教材的部分編寫工作。

  “我從收藏古石入手,現在又玩各種新石種,具有傳承性,尤其是自己對整個賞石創作理念又有獨特的見解,這就應該把收藏的經驗歸集起來,指導大家一起玩,這是我的一個想法。”

  當代賞石鑒評標準把形、質、色、紋、皮這一類作為一個石頭的天然屬性,歸65分,占65%。而把韻味、配座、傳承占35分,這樣針對一塊觀賞石來說,我們可以很好的用量化的方法去比較它。”

  在徐文強看來,一塊石頭從自然開始,到最后能稱之為藝術品,則需要一個“用心”的藝術“打磨”過程。

  “現在的標準比過去“瘦、皺、漏、透”評價一個石頭要豐滿許多,每個石頭有自己的特性,特性當中的稀缺是最重要的,但如何把握,這要有一定功力。大自然的石種可以說沒有哪一塊是雷同的,但不雷同不等于都能成為藝術品,作為藝術品的石頭,一定要具有藝術性,你發現眼光高低才是賦予它真正生命的東西。”

             紅皖螺靈壁石 靈石拜壽

“又比方說配座具有藝術性,你需要呼應奇石當中具有的一些藝術元素,以及這塊石頭擺放的角度和你對這塊石頭的全面認知甚至用哪個面來展示等等……這都很有藝術講究。我常說:“沒有一種藝術品會象觀賞石那樣依賴底座,也沒有一種底座能象觀賞石底座那樣改變藝術品本身的藝術形象;觀賞石只有經過精心配座,點明主題之后,才能提煉出人文內涵與精神境界,才能脫胎換骨成為眾人矚目、津津樂道的觀賞石藝術品。”

  談及未來,徐文強非常看好觀賞石的收藏走勢。然而,如何把觀賞石的收藏群體擴大到一個更為廣泛的領域中,依然是現今他考慮的重點。

  “我把觀賞石作為我的一個收藏的終極目標,社會對你的收藏已經有所認同,我的任期目標也很清楚,帶領協會最重要的一個事情就是做好觀賞石鑒評標準的推廣工作,解讀工作。讓主流社會認同我們玩石的藝術境界。假如這個事情走好,其實我們觀賞石的群眾基礎很大,它會帶來收藏類別的翻天覆地的變化”。

  “收藏目前這個情況現在很多人靜不下心來,要把石頭推向社會讓更多人參與其實還是任重道遠”。徐文強表示。

地址:中福古玩城A座:上海市福州路542號 中福古玩城B座:上海市浙江中路283號 電話021-63618578 傳真:02163618626
Copright http://www.0845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3009492號 Powered by 中福古玩城 Code 2010-2050
严厉打屁股的微博